关于此篇文章

《暗恋桃花源》:哀乐交融的人生(上)

文:郭诗玲

 

Huayi 2017_Secret Love in Peach Blossom Land_credit Jack Yam_01

《暗恋》中的江滨柳与云之凡相恋于1948年的上海,在秋千上互诉衷情 (照片来源:滨海艺术中心(任成志摄影))

时间是作品的筛子——历久弥新者可谓经典。2017年新加坡华艺节的一大看头,莫过于台湾表演工作坊于2月11日至12日在滨海艺术中心连演三场的舞台剧——由丁乃筝导演的《暗恋桃花源》(《暗》)30周年纪念版。成立于1984年的表演工作坊由赖声川、李国修、李立群创设,在当时台湾剧团匮乏的情况下凭着首三部作品《那一夜,我们说相声》(1985)、《暗恋桃花源》(1986)、《圆环物语》(1987)打响名堂,尔后也创作出《如梦之梦》(2005)、《宝岛一村》(2008)等知名作品。

其中《暗》可谓历久不衰,影响力横跨时空,继1986年首演版后的30年内,还有1991年重演版、1992年电影版、1999年重演版、2006年明华园版与北京版、2007年三地联演版、2010年越剧版、2015年美国版与青春版。当中1991年重演版与电影版让出演的林青霞与金士杰双双成为舞台经典形象,赖声川也因为编导《暗》等艺术成就而享有“创意大师”的美誉。此次并非《暗》首登狮城舞台,明华园哥仔戏版即曾于2006年粉墨登场。

 

干扰的意义

Huayi 2017_Secret Love in Peach Blossom Land_credit Jack Yam_02

(左起)《桃花源》演员张本渝、唐从圣、屈中恒的表演频频惹笑全场 (照片来源:滨海艺术中心(任成志摄影))

“我都说我排戏时不能受到干扰!”饰演《桃花源》老陶的演员频频口出此言。奈何在《暗》里,两个剧团阴差阳错于同一时间与地点排戏,两部戏均上演在即,急得慌的双方在吵闹中轮流排演各自的时装悲剧《暗恋》和古装喜剧《桃花源》片段,无奈之下决定共用舞台,结果两剧台词相互交错、暗连顿生,意外产生双声互文之效。

全神贯注地做事时,相信任谁都不喜欢被干扰。然而这部戏中戏,却不断名正言顺地进行干扰——干扰对方剧团,干扰观众,最终,看似负面的干扰却仿佛让各自的故事变得完整,就连《桃花源》的演员排完戏后,还坐在一隅默默观赏《暗恋》的最后一幕彩排。此外,剧场演员们也不时被一名不断追问刘子骥下落的神秘女子干扰。

刘子骥是东晋陶渊明〈桃花源记〉文末提及的其中一位找不到桃花源的人物:“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如此设定可视为针对所谓的高尚典雅的一记反讽:平凡的劳动百姓如武陵渔人尚可在无意间抵达桃花源,高尚之士如刘子骥、高官如太守,却踏破铁鞋无觅处。《桃花源》的导演也在与《暗恋》导演的口角中脱口说出悲剧不等同高雅,艺术殿堂作品未必就是好作品的观点。诚然,恬静之好,未必人人透悉,真意往往就蕴藏在“本来无一物”的劳动之间,一如老陶欲把妻子接至桃花源,她却宁愿过着和袁老板吵吵闹闹的日子,境界不同,自然无法相伴。贯穿全剧的神秘女子遍寻不着刘子骥,《暗恋》江滨柳与云之凡遍寻不着彼此,《桃花源》老陶遍寻不着大鱼,处处暗示“遍寻不着”是人生常态。至于如何豁
然开朗?不妨从怡然自乐开始——桃花依旧笑春风。

 

剧情概要

两个毫不相干的剧团阴差阳错地订在同一时间和场地,分别彩排上演在即的时装悲剧《暗恋》和古装喜剧《桃花源》。《暗恋》讲述台北病房里一位生命将尽的老先生江滨柳(樊光耀饰)回忆着1948年在上海和云之凡(朱芷莹饰)因失联而终的纯美恋情;《桃花源》则以东晋陶渊明〈桃花源记〉为蓝本,叙述武陵渔夫老陶(唐从圣饰)往上游捕鱼的原因:竟是因为妻子春花(张本渝饰)与袁老板(屈中恒饰)偷情!两个剧团急着排戏而互抢舞台,观众一会儿看《暗恋》片段,一会儿看《桃花源》片段,两部戏似乎永远无法一次完成彩排。最后无奈之下,两团决定将舞台一分为二,各自排练,结果两部戏竟不知不觉在混乱中微妙地交集在一块儿……

 

(请留意下篇:〈《暗恋桃花源》:哀乐交融的人生〉(下)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