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此篇文章

《暗恋桃花源》:哀乐交融的人生(下)

文:郭诗玲

文接上篇:〈《暗恋桃花源》:哀乐交融的人生〉(上)

 

齐物“放轻松”

Huayi 2017_Secret Love in Peach Blossom Land_credit Jack Yam_03

《暗恋桃花源》呈现两个剧团的演员们抢用舞台排戏的故事 (照片来源:滨海艺术中心(任成志摄影))

《暗恋桃花源》(《暗》)的内容与结构,令人不禁想起《庄子·内篇》中的〈齐物论〉—— 其由数则看似毫无关联的故事组成,但在统一题旨的贯穿下,呈现出若断似续的精巧结构。“齐物”,指的是万物看似千差万别,归根到底却又是齐一,并无是非、美丑、善恶、贵贱之分,浑然一体,物我两忘。

像在尘世打滚经年的老陶,乍到桃花源后立即受到“文化震撼”,如该处居民舀水后会说声“谢谢水”、走路时会避免踩及蚂蚁、担心草会疼、水瓢会受伤等,甚至还扑捉迷途蝴蝶为它们引路,以极尽夸张的手法呈现万物平等,感恩万物的观念。在老陶为尘事(尤其是“戴绿帽”一事)心浮气躁时,桃花源居民缓缓吐出的“放轻松”,犹如一缕净化心灵的轻烟,天大的事仿似也没什么大不了了。

另外,尤叫人拍案叫绝的是此剧拿捏得宜的节奏:虽由两出截然不同的戏组成,但毫不紊乱,绝无冷场,嵌合得天衣无缝。赖声川的策划与构思、李国修的两团共用舞台的发想,以及1986年首演版演员的即兴创作力,当然还有此次30周年纪念版的制作团队,种种集体巧思令人惊叹。

 

落英缤纷了谁?

《暗恋》中生命将尽的江滨柳在病床上苦思云之凡而萌生幻觉 (照片来源:滨海艺术中心(任成志摄影))

《暗恋》中生命将尽的江滨柳在病床上苦思云之凡而萌生幻觉
(照片来源:滨海艺术中心(任成志摄影))

清代王夫之《姜斋诗话》有云:“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一倍增其哀乐。”反衬手法着实能让情感更为隽永浓烈,或许这就解释了为何《暗》如此催泪——无论是为《桃花源》的幽默剧情笑到飙泪,还是为《暗恋》的有情人不成眷属而黯然落泪。不过,即便是滑稽的《桃花源》,结局竟是老陶的孑然无奈;即便是伤感的《暗恋》,江云两人身旁仍各有深爱自己的伴侣,应证了世间并无纯粹的悲剧或喜剧。又哭又笑,我们的人生路不也是这样悲喜交加地走过来吗?

剧末,遍寻刘子骥的神秘女子将盈盈碎花撒落自身,来场孤独而灿烂的自我缤纷。相信随风飘落后,落英自当化作春泥更护花。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