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此篇文章

《致读者》系列座谈2:致一个时代的书局

文:周星衢基金

18447189_749120115249501_2184865464272960054_n

逾150名读者出席座谈,包括(前排左起)李宝玲女士(周星衢基金传播与发展总监)、曹蓉女士(周星衢基金执行董事)、胡文雁女士(《联合早报》“早报现在”主编)、谢裕民先生(《联合早报》“早报现在”编辑)、柯木林先生(本地文史专家)、朱添寿先生(周星衢基金理事)、王赓武教授伉俪、李秉蘐博士(周星衢基金理事)、何子煌博士(周星衢基金理事)

 

如何用短短的一个小时,来概括长达135年的新加坡书店业?这恐怕是已完成了近450页的《致读者:新加坡书店故事1881-2016》一书后,仍难以三言两语就可以简单回答的问题。

2017年5月13日,周星衢基金与《联合早报》在新加坡国家图书馆观景阁联办座谈会“致一个时代的书局:挖掘新加坡书店百年变迁”,邀请草根书室董事林仁余先生(同时亦是“2016年《联合早报》书选”评审之一)与甫出版即荣登早报书选的《致读者》之编辑团队对谈,以“编者”的视角分享编撰此书的经验与花絮,五位编辑分别就“构思”、“编辑”、“采访”、“撰写”、“翻译”五个方面,与读者一同探究本土书店业的百年变迁。

 

18485953_749121321916047_8196822061610568176_n

(左起)草根书室董事林仁余先生、周星衢基金的编辑仇莉莲、郭诗玲、孙松清、李振宏、彭荣汉,以及主持人陈宇昕(《联合早报》“早报现在”执行级记者),一同畅谈本土书店业的前世今生

思考:穿越到那书店的时代

追溯本源,《致读者》一书发轫于周星衢基金于2014年12月在新加坡海外华文书市推出的展览——“我的回忆廊”。这项配合新加坡建国50周年的“新忆工程”而策划的展览,聚焦“书城”百胜楼及其周边的书店,当时也出版了报志《岁月书香》;尔后的工作重点,则是将此展览延伸发展成一本专书,“如何呈现如此庞大的主题”遂成了团队思考的问题。

首先,皆非成长于那个“书店时代”的编辑们需先让自己“穿越”到那个时代,然而这还远远不够。我们试图摆脱过去仅将谈论范围局限于新加坡河南、北岸的“大坡”与“小坡”的模式,将之扩大到全岛各个角落;再以区块的方式,更为细致地剖析书店的分布状况,如此思考,即是为了客观映现一个时代的面貌。

 

丈量:勾勒书店时代的轮廓

作为区域商业与文化中心,新加坡除了大型书局遍布,其实也可见许多单打独斗的文化书店,应当如何客观地描绘这些书店所承载的时代之细部? 此外,早期的新加坡以华文书店为主流,如何在翻译此书时如实地将当中的文化精神“译介”给英文源流的读者,更是一大挑战。

这一份历经百年凝聚而成的文化思维,在《致读者》里化为50张风格各异的“脸孔”,它们有着各自的故事,既狭义地凸显自我,同时也广义地代表了新加坡过去百年来、近500家书店的大历史;更将岛国的书店文化拼凑出四个色彩斑斓的风格时期——分别为1881至1920年的“起航时代”、1921至1950年的“本土时代”、1951至1970年的“黄金时代”和1971至2010年的“摩登时代”。

18486339_749121481916031_4085290277434932759_n

设于会场后的小型《致读者》特展也吸引不少出席者驻足浏览

许多书店相继在时代发展的洪流下搬离当初扎根的原点,但它们是过往读者的集体记忆,这一切或许零碎,然而近乡情怯,不曾亦不会淡忘——这或可被视为周星衢基金出版《致读者》的初衷。我们会感念彼此都抱有一个“已过去的”、“美好的”、“关于书店的”时代,这些集体回忆构成了《致读者》这本书;然而我们希冀“读者与书店恋爱”的时代,在未来不会只存在于回忆里,而是一缕能永远延续的美好。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