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此篇文章

Nang》:胶卷人生幻想曲

文:李振宏

标榜“一本涵盖亚洲电影和电影文化的杂志”,英文杂志《NANG》是一项以出版10期为限、每期聚焦特定主题的五年计划。在2017年的新加坡作家节里,于11月4日举行的“胶卷人生幻想曲”座谈会就向读者介绍这本迈入第三期的杂志。主讲嘉宾包括了杂志出版人兼主编达维德 · 卡扎罗、客座编辑阿米尔 · 莫哈末,以及供稿者米娜 · 库兹、Edwin Kho和维瓦。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左起)《NANG》出版人兼主编达维德·卡扎罗、供稿者维瓦、Edwin Kho、米娜·库兹,以及客座编辑阿米尔·莫哈末


电影与想象

此次座谈会向读者勾勒了这本杂志的内容轮廓,以及刚出炉的第三期。自发行以来,《Nang》就在颠覆电影杂志的传统定义,诸如在内容规划上摒除专访与报导;反之,透过卡扎罗称为“减法”的过程,尽可能地剔除一般电影杂志中的常见元素,重新审视电影杂志的属性与可能性,以期推陈出新。

第三期的主题是“虚构”。第一个单元,是以展示多部电影的原创海报,唤醒接触这些电影时的初始感觉。接下来的单元,则是由多位供稿人以重构或继之以短篇小说乃至漫画创作的跨界虚构方式,铺展观影体验。在最后一个单元,则是委约插画家为多部电影“再创作”。

在前述的第二单元中,可见各种创作手法的施展。以维瓦的作品〈寻迹沉默摄影师〉为例,即是以显示初稿上的“追踪修订”之概念来提供更宽广的空间作文本细读。这篇作品是以侯孝贤的《悲情城市》为对象,追溯电影结束后的创作过程,并以更改和修订的方式来“完成”。同时,Edwin Kho的作品则是以漫画的形式描绘与母亲观看马来西亚电影《龙拳》时的回忆,借由温柔手法反刍观影经验,进而叩问虚构的本质。另一边厢,库兹则以文学角度赋予王家卫的《阿飞正传》以新生。

借用阿米尔 · 莫哈末的话,即每个观影人都是在“创作自己的电影”。即使在播完片末的制作名单后,电影仍在观众的想象中发酵。当日的交流还触及同人小说文化、电影的接受论述、创意写作,以及与当期内容有关的讨论。与谈嘉宾从而检视了想象之于电影观众的重要性、情景化的活跃度,乃至于重新想象在观影前后与当下的情形。因此,这期的《Nang》探讨了电影在文化内部与文化之间的存在方式,扎根于你我的记忆中,借由想象来赋之以新生,仿如戏中有戏,以虚构再生虚构。

《NANG》,标榜“一本涵盖亚洲电影和电影文化的杂志”

《NANG》,标榜“一本涵盖亚洲电影和电影文化的杂志”


跨界与文化

在今日充满挑战的出版市场里,难以想象如此一本既聚焦于专精议题、又坚持以纸本发行的小众杂志,能拓展出一片大好市场。况且,《Nang》是采用高品质的用纸与让人眼前一亮的胶印,其不计工本的制作成本必然可观。编辑团队致力于汇聚各种文化与语言源流,亦是一大挑战。对这项计划的奉献,乃至于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地坚持理想,或许这股理想主义对于要达致如此崇高的目标,是不可或缺的。

这场在新加坡作家节登场的座谈会是“亚细安50周年”系列活动之一,然而其所触及的话题并无直接与东南亚挂钩。尽管如此,这场交流却梳理了区域身份的复杂性,以及东南亚各国间的合作可能性。也许这可视为共创一个以合作、奉献、理想等为基础的亚细安共同体的第一步。《NANG》本身俨然就是一个东南亚、乃至整个亚洲的缩影——证明了形塑文化交流、跨越疆界的共同身份之可能性。或许,这一切皆始于一份突破窠臼的勇气,以及对重构彼此殊异的文化故事而生的渴望吧。

PN114_online-45

(翻译:周星衢基金)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