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此篇文章

书册海海:侧记2017年上海书展(上)

文:周星衢基金

2017年上海书展如期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

2017年上海书展如期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

“展示多样性”,是一个书展的应有之义。在今年8月16日至22日于上海展览中心举行的上海书展里,种种看似外缘的商业追求精神,在在地强化了其矛盾而复杂的文化内核之凝聚。回归书展的本质,我们用“书”来为这个具备多面向的华文书业盛事下脚注。

 

文化上海:传统与当代的世代对话 

2017年上海书展如期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

2017年上海书展如期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

一只挂在家中的史密斯船钟,笼罩着早已隐退的钟表厂的回忆——这是上海作家金宇澄在《珍物:中国文艺百人物语》一书中,借由珍视一个计算时间的物件,进而喟叹最后被时间所“算计”的中国钟表业。在充斥着“消费”与“丢弃”的时代,这本由《生活月刊》编著的书邀请了当代文艺界20 个领域共100 位卓有成就的人物,回望生命中的记忆之物与“我之为我”的故事,重拾“惜物惜情”的美好传统,无怪乎此书在上海书展推出时即引人瞩目。

 

以记忆叩问当代,还体现于多个主题展览中,当中就包括“商务印书馆120年纪念展”。这家书业先锋今年推出《起步的十年:茅盾在商务印书馆》、《张元济画传》等传记,而在书展里则以“中国现代出版从这里开始”为旨,展示中国出版业在百年来始终走在时代前沿——“革新”,仿佛是发轫自这东方明珠的关键词。
文化符号:“日月楼中日月长”丰子恺主题展、《爸爸的画(全三集)》套书、丰子恺后人为读者签书

文化符号:“日月楼中日月长”丰子恺主题展、《爸爸的画(全三集)》套书、丰子恺后人为读者签书

所谓“革新”,并非盲目地批判传统思维之痼疾,而舍其精华。书展里的另一重要展览,即是由上海文艺出版社配合《日月楼中日月长:丰子恺家庭影像、随笔、漫画精选集》的出版而规划的同名主题展。此书、此展透过勾勒丰子恺家族的影像纪录与漫画作品,传达对己身、乃至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反思。

 

装帧上海:异地与在地的创意激荡

文化符号:“日月楼中日月长”丰子恺主题展、《爸爸的画(全三集)》套书、丰子恺后人为读者签书

文化符号:“日月楼中日月长”丰子恺主题展、《爸爸的画(全三集)》套书、丰子恺后人为读者签书

 

在现代中国画革新运动中笔耕颇勤的丰子恺,是其中一位试图糅合中西两种艺术观念体系的前辈,其所彰显的时代意义在此次书展中可见一斑——例如,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就推出《爸爸的画》套书,而晓风书屋则另辟“杭州子恺艺术”一区,销售其所开发的多种与丰子恺相关的文创产品,诸如以《护生画集》为主题的环保袋、明信片等,尽显这位学者型画家的人文关怀。

 

借助文化符号突显在地的文化身份,教科书亦是一例。山东人民出版社复刻再版“经典民国老课本”,但这仍属相对“规矩”的方式;“尚映书坊”标新立异地特制“民国教科书红木精装礼盒”,将丰子恺绘制的民国小学生的第一本语文教材,打造成广受欢迎的文创产品。

 

 

 

(请留意下篇:书册海海:侧记2017年上海书展〉(下)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