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此篇文章

书册海海:侧记2017年上海书展(下) 

文:周星衢基金

文接上篇:〈书册海海:侧记2017年上海书展〉(上)

 

最美的书:中国、瑞典与芬兰联展精致出版品

最美的书:中国、瑞典与芬兰联展精致出版品

2017上海书展的另一个焦点,非“最美的书”莫属。自2003年开始,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创设“中国最美的书”项目,而其最大特征即在于注重与国际接轨,今年就邀请了瑞典和芬兰参展;当届得奖作品,则将代表参加德国莱比锡书展年度“世界最美的书”的评选。 在此届作品中,朱赢椿的《虫子书》可谓妙趣天成:全书不着一字,展现的是各种虫子在叶上或纸上啃咬或爬行的痕迹;《蜗牛慢吞吞》与《蚁呓》同为这位知名设计师以“虫”为笔的表现,装帧讲究,创意更是无限。

 

书店上海:古典与摩登的空间融合

贩诗机: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的诗歌“装进”薯片包

贩诗机: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的诗歌“装进”薯片包

出版这一系列“虫书”者,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这家著名出版社还在书展另一头突发奇想地为去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 · 迪伦推出“贩诗机”,将《鲍勃·迪伦诗歌集(1961—2012)》“装进”一包包的零食里,要让读者“打开薯片读诗歌”,试图让诗歌在消费主义大行其道的当下走向人群。

 

贩诗机: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的诗歌“装进”薯片包

贩诗机: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的诗歌“装进”薯片包

此类突破窠臼的表现,还可在两家驻场书店身上看到:钟书阁和“竹居:流动图书馆”。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为前者推出的《中国最美书店:钟书阁》,不仅从多方视角回顾这家被誉为“上海最美书店”的设立,还针对书店之于阅读、之于城市、之于公共生活的关联多有探讨。另一边厢,上海三联书店联手亚朵开设的“竹居 · 流动图书馆”则标榜“24H 阅读空间”。展馆内有一面布满白盒的墙,每一盒皆是满载的书格,读者可透过微信免费借阅,并可在阅毕后,将书交至支持异地归还的竹居门店,力图突破空间与距离的限制。

 

上海毕竟曾是“中外观瞻之所系”的亚洲重镇,未来也必然会是驱动东方世界运转的轮轴,仅仅关注其屡屡攀高的入场人次或销售额似已无甚大意义;在探讨其商业价值之余,当下的这场书展作为一个足以彰显自我文化身份的重要平台,让人充满期待。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