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此篇文章

买本地书,读本地情(下)

文:彭荣汉

文接上篇:〈买本地书,读本地情〉(上)

If I Were My Great-Grandmother

在福临购物中心举办的儿童工作坊“假如我是我的曾祖母/曾祖父” (Source 图片来源:#BuySingLit)

悬而难决:行销大困境

根据艺理会委作的2015年全国文学阅读与写作调查,平均每四位受访者中只有一位表示曾读过一本新加坡作家所著的文学书,44%的受访者表示未曾接触或知晓任何本地作家与本地文学作品。调查也指出逾九成受访者偏爱阅读英文作品,平均每四位华裔、马来裔、印度裔读者中,大约只有一位表示会阅读各自的母语作品。这场“#BuySingLit”运动无疑是对此份报告作出的实际回应。

按艺理会的统计,共有逾2万3000人参与了此次“#BuySingLit”的活动,逾七成受访者在活动后表示对本地文学作品的兴趣有所提升。与此同时,同一般周末相比,参与书商的整体售书量平均增加了24%。这场活动亦让其他本地文学作品售点,如售卖本地四种官方语言的书籍的书店、在等候区摆售本地书的餐馆等,可以坐收水涨船高之效。

毋庸置疑,活动之后“我们还能为推广新加坡文学做些什么”的议题更受关注,随着活动讨论趋于平息,一时之间销量增加的本地文学作品如何保持势头也是一大问题。此外,五花八门的节目集中在一个周末举行,竞相吸引公众的注意,为时过短,令在该周末有事的人错失参与的机会。倘若活动分散在数个周末举行,或许可让所有有心参与的公众得以赴心仪的文学约会。

 

walking with murderers

尼尔‧汉富利(前排张臂者)带领的“与凶手同行在性感新加坡”户外步行活动 (Source 图片来源:#BuySingLit)

本地创意:喝彩与购买

这场“BuySingLit”运动反映了本地出版与零售业面对的巨大挑战,书店必须在推广本地文学作品方面多下功夫,让它们得以在书架上被读者看见。尽管支持本地文学的意识未必能化为销量,但是读者若缺乏相关意识,这些作品恐怕只能静静地躺在书架上等待知音。本地BooksActually书店创立人陆文良在2017年2月3日的《海峡时报》报道中直言:出版社与书店有必要付出更多努力来贴近本地读者——“我们还不够给力”、“我们必须在这个社交媒体时代拟定更好的书籍行销策略”。

无论如何,本地文学作品销量不佳已是日久岁深的问题,或许尚需同等力气与时间的深耕方能解决。提升相关意识及各年龄层对本地文学作品的兴趣,以及以实际行动向本地创意致敬等,是一场路途迢迢的马拉松,贪快不得。在无边无际的文学世界里,阅读仍是开启视野的主要钥匙,对于这场本地书业发出的首炮“#BuySingLit”运动,我甚是乐见。

(翻译:郭诗玲)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