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此篇文章

写作梦:为了刺破假象

当一群文艺名人置身于新加坡现存最古老的政府大楼——旧国会大厦里滔滔不绝,广大的文学爱好者坐在议席上洗耳恭听,那会是怎样的光景?没错,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于2015年10月30日至11月8日主办的新加坡作家节,即在此打造了一个文学“梦想国”,举办了300余场活动。以下座谈会记录,是关于写作与出版的这两场“梦”。

Island of Dreams(左起)虹影、主持人张曦娜、韩丽珠在“小说中的疏离世界”座谈会

中文座谈会“小说中的疏离世界”由英籍华人作家虹影与香港作家韩丽珠主讲,新加坡作家张曦娜主持。

虹影于1980年代初即游走中国大江南北并著有大量诗作,1990年旅居伦敦后开始写小说,代表作有《饥饿的女儿》、《背叛之夏》、《K:英国情人》等,也创作童书、美食书、剧本等。回想在中国的遭遇,以及一段又一段依循情感的跨地逃离,虹影感性说道,人存于世必须“坚强得像个鬼”。尽管如此,虹影表示对生命终究抱持乐观,始终相信善的力量。她的多部作品在台湾出版,率真的笔下刻画了中国的一个时代。写作虽是自我寻找的一种方式,但虹影表示曾在作品红极一时的当下,遗失了婚姻,流失了友情,更丧失了自我。名利对于作家纯净初心的伤害,可想而知。在她看来,写作永远是一项挑战,尤其她自言本身患有“写作洁癖”,总会不断推敲书写方式。

另一位主讲人韩丽珠,著有《离心带》、《缝身》、《灰花》、《风筝家族》等多部获奖小说。她在开场即说道,人一诞生便面对诸多的别无选择,如性别、国籍、肤色等,活着即学习生命要我们接受的一切。因此她在谈及写作养分时,特别强调了香港都市生活的影响。她认为香港富裕而精神贫困,人多而房价昂贵,难以拥有自我空间。为了追求速度与效率,人们被迫压缩自己,造就了极近又极远的人际关系,土地狭小却显得广袤,每个人的消闲活动、言语、面目等都越渐相似——在如此背景下,小说可以发生;而文学的一大作用是刺破假象,尤其现代教育已让人越来越虚假。

(请留意下篇:〈出版梦:为了制造选择〉)

*本文所有照片与图片均由新加坡作家节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