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此篇文章

吴明益:找回对世界的好奇(下)

文:郭诗玲

文接上篇:〈吴明益:找回对世界的好奇〉(上)

吴明益的长篇小说《单车失窃记》自2015年出版后即倍受好评。其写作动因是为了回应读者的疑问:在小说《睡眠的航线》结尾中被主角父亲停在中山堂前的脚踏车最后命运如何?是啊,这辆自转车该“自转”到哪儿去?雄心勃勃的他认真回应,开始书写这部触及二战史、台湾史、单车发展史、动物园史、蝴蝶工艺史等知识体系庞杂的作品。

心怀山水的复眼骑士

wu-mingyi-the_bicycle吴明益因选择写作而与父亲闹僵,十年不语。父亲去世后,人子伤痛仍深,其对父亲13岁即赴日参与制造战斗机却只字不提之事始终难忘,《单》于是也就牵涉了二战,以日本银轮部队(脚踏车部队)在马来半岛的战役为重要背景之一。曾在台受训的日本骑兵在短短一个月内完成对马来半岛从北到南的进攻,并于两天内从英军手上直取新加坡。部队单车因胶制轮胎易裂而没装轮胎,直接让车轮钢圈(“银轮”)“硬着陆”,结果响声大得让英军误以为是装甲车而丧胆崩溃。除了人与单车,小说对动物也有深刻的关怀,如台北动物园的婆罗洲红毛猩猩一郎,以及唯一一头从缅北森林战役活着回台的大象林旺的遭遇。战争期间,受苦的岂止人类,动物处境亦是可悲,但常被遗忘。

 

Wu-Mingyi-book《复眼人》是其另一部长篇小说名作,背景设于花莲,试图通过这一面向太平洋的世界观,尝试颠覆汉人中心的笔法,以原住民元素为主体,希冀人们关注已经大如小岛的垃圾涡问题,达致“复眼观天下”(王德威语),抵抗“单眼霸权”。关心土地与多元文化的吴明益在演讲中特别介绍母系社会的阿美族在驱虫祭时不是把虫杀死,而是在播种前请求虫子暂时离开,等作物熟了再分享,由此可见人与土地的情感,生物之间的平等敬重。

 

尽管写作多年,吴明益坦言仍经常缺乏自信,直到《复眼人》在国外广获肯定才产生信心——这部小说不仅售出多国语言版权,还被选入即将在2016年11月出版的《Literary Wonderlands: A Journey Through the Greatest Fictional Worlds Ever Created》(编者暂译:《文学奇境:历来最伟大的小说世界之旅》)。此书遴选标准超越时空与语言,收录的华文作品仅有两部,另一部为《西游记》。

演讲结束前,“给我在马来西亚住上一年,三年,相信一定会有更多读者!”吴明益豪情说道。在掌声中,我仿佛看见一位满怀热情与才华的世界级作家冉冉升起,其正如马奎斯〈流光似水〉的主角,以书写为桨为舟,打破现实的灯,随着光流冲破窗口,划出去。

Wu Mingyi

关于吴明益

吴明益(1971- ),生态作家、小说家、散文家,台湾中央大学中文系博士,现任台湾东华大学华文文学系教授。长篇小说代表作包括《单车失窃记》与《复眼人》,其凭着前者与两部代表作——散文集《家离水边那么近》与短篇小说集《天桥上的魔术师》获颁2016年第三届联合报文学大奖;后者则已售出英、美、法等多国版权,开创台湾小说由国外主流文学出版社买下版权的先例。其他散文集如关于蝴蝶的《迷蝶志》与《蝶道》,以及有关摄影的《浮光》亦获奖连连,同时也编著多部台湾自然写作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