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此篇文章

张晓风:浮生人间事——记星衢文学讲座第三章(下)

文:周星衢基金

文接上篇:〈张晓风:浮生人间事——记星衢文学讲座第三章〉(上)

 

炎炎午后,新加坡读者随着张晓风一同溯源汉字之美

炎炎午后,新加坡读者随着张晓风一同溯源汉字之美

人间事:前尘的往事

“我很希望华人在精神上,能组成一个全世界的邦联。”在“星衢文学讲座”的前一天,张晓风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所主讲的另一场讲座“趣味在哪里?──兼谈华语教学”上提及这个奇想,甚至还为理想中的“华文文化共同体”找来了一位代言人:苏轼。就如西方戏剧里会需要一个英雄角色,对张晓风而言,苏东坡绝对是一位在人格特质上、美学上足以凝聚全球华语文文化人口的英雄人物。2037年是这位“何事不违时”的大文豪的千岁诞辰,到时已年届96高龄的张晓风思忖自身已年华垂暮,希望会有人能有共鸣,担负起推广华语文化的大任。

远至宋代苏东坡的“椰酒”、元代涌现而隐含个己意识的“斋”等书房空间 、原始佛教极具环保思维的“袈裟”,近至南洋一带的印尼“泗水”地名之考、乃至白咖啡和肉骨茶等文化史,都成了张晓风在这场校园讲座上信手拈来以世俗尘事揭示众多有趣文字意涵的实例。

读者热情提问

读者热情提问

每个字都有可追溯其根源之处,每个字皆具备独特的美学意涵,以致张晓风始终不愿使用电脑,坚持握笔写出每一个字。“我常在没事做时,有时半夜都会拿部首来看一看,觉得部首好美、好美!”——“青”与“黑”之所以可以作为一个部首,皆因它们是天地五色之一,而我们还把方位分成“东南西北中”、把生活分成“金木水火土”,以种种观念统合了所处的宇宙,“往深一层思考,你会发现,这个民族对万物抱持一种正心诚意的态度。”

华文的魅力和趣味不在于表面的体现,而是在于理解内容之后的精神欢愉。一个意指奉养父母的四字成语“菽水承欢”,就承载了古老的道德教化,而解析由“老”和“子”构成的“孝”字,则让吾人体悟到“子承老也”的人生无奈——岁月使人变老,孝顺让我们得以填补老所无依的缺憾。这些文字,张晓风回忆在年轻时明了其意后深受感动,进而时时从这些隐藏在字词结构里领略诸如“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宏旨。

张晓风还分享了两次经验。一次随夫返乡,眼前的远亲探问彼此的亲缘,张晓风原以为以“我们曾经共一个曾祖父”就能交代清楚,但一位一辈子在田里劳作的亲人以湖南乡音说的一句“我们是在一个锅里吃饭的人!”,只教她猛然儆醒自觉:就算对方目不识丁,但其充满情感和张力的语言根本无法被取代。不识字只是字盲,却未必是文盲——尤其许多极具智慧的俗语皆来自民间。而一次在外蒙古原野上撞见奔驰的鹿群,其所扬起的滚滚尘沙,让张晓风当下仿如顿悟般突然理解了“尘”(“塵”)的字义——所谓“前尘往事”的意象,难道不就如当下眼前此景,恍若天崩地裂却又带着无限唏嘘?这绝非以“小土”的简化说法就足以表达。

许多读者都是看张晓风的书长大的!多年藏书终于有了作者的亲笔签名

许多读者都是看张晓风的书长大的!多年藏书终于有了作者的亲笔签名

字字句句中夹议夹叙,无怪乎张晓风自言其散文里蕴含的乡愁“一半是地理的,一半是历史的”,而这源于其对语言与文化的执着与爱恋。或许,可以借用曾皙在回答老师孔子时所说的志向——“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来回应张晓风此趟溯源之旅所欲传达的微言大义,即时时要懂得在浮生随遇而安,却也不该在人世间忘却了忠于自我价值的淑世精神。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