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此篇文章

童书翻译和童诗

文:周星衢基金

在阅读的过程中,翻译文学和诗歌必不可少——它们是我们通往世界,同时返照内心世界的大门。

优秀的世界儿童文学作品可以拓展孩子的眼界。新加坡学童普遍掌握流利英文,熟悉英美文学,在阅读华文译著之前相对占有先机;一旦阅读华文译著后,孩童即能更充分了解以英文字母与汉字所构筑的美好文学世界,同时通读原文和母语版文本不失为一种学习语言的有效方法。

IMG_2741 copy2

译者:翻译文学的倚靠

译者是翻译文学世界里的灵魂人物。倘若译者功力不足,势必将严重影响读者对原著的理解。多数读者不会阅读其他译本,这意味着翻译不良有可能造成原著读者的流失。

目前市面上有着不少中译版儿童文学作品,在此我们欲向小读者和师长们推荐功力深厚、译撰兼优的两栖作家与翻译家。除了上期提及的著名译作家任溶溶(其名几乎等同于译作品质的保证),尚有两位大师值得推荐,他们是:郑振铎与叶君健。

IMG_2752 copy2

郑振铎(1898-1958)是中国知名作家与翻译家,其翻译的印度大文豪泰戈尔的诗集《新月集 飞鸟集》是为经典,至今仍广为流传。叶君健(1914-1999)则是中国知名儿童文学家,其翻译的中文版《安徒生童话全集》,在80多种语言的译本中,是迄今为止受到丹麦认可的最佳译本。叶君健从丹麦文直接翻译并系统地介绍安徒生童话给中文读者,视安徒生为伟大的作家和诗人,而非只是一位为孩子讲故事的人。丹麦为此颁授他与安徒生同样的勋章——“丹麦国旗勋章”。

诗歌:照亮生命的阳光

世界顶尖的美国儿童文学家与画家李欧·李奥尼(Leo Lionni,1910-1999),在其代表绘本《田鼠阿佛》(Frederick)中展现了诗歌的魅力。故事中的田鼠阿佛在其他田鼠忙着为冬天储粮时,收集了景色、声音、气味、印象,在漫长冬日中为其他田鼠朗诵了一首又一首的诗歌。这种精神食粮让饥寒交迫的田鼠仿佛能感受到阳光的温暖,见到花朵的鲜艳,为它们的心灵注入了难言的喜悦。

中国方面,有两位作家为孩子选编的诗选特别值得推荐——一位是北岛,一位是叶嘉莹。北岛(1949- ),中国当代大诗人、作家,原名赵振开,其于2014年主编的现代诗选《给孩子的诗》,收录了101首来自57位不同国别的诗人之作(外文诗71首,中文诗30首),均为其心目中最适于孩子诵读与领悟的短诗。北岛认为:“让孩子天生的直觉和悟性,开启诗歌之门,越年轻越好。”

叶嘉莹(1924- )是中国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她主张:“只要是有感觉、有感情、有修养的人,就一定能够读出诗词中所蕴含的真诚的、充满兴发感动之力的生命,这种生命是生生不息的。”其怀着此种理念,于2015年选编《给孩子的古诗词》一书,希望书中的218首作品(177首古诗,41首古词)能提升孩子的心灵品质。

世界很大,人类的内心世界也应包容万物。希望孩子们都能够在文学世界中自在畅游,找到学习的乐趣。

泰戈尔诗作〈开始〉节选
(郑振铎译) 

“我是从哪儿来的?你,在哪儿把我捡起来的?”孩子问他的妈妈说。

她把孩子紧紧地搂在胸前,半哭半笑地答道——

“你曾被我当作心愿藏在我的心里,我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