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此篇文章

自在如家:新加坡纪伊国屋书店(上)

文:李振宏

 

我始终记得,自己在中学时期首次踏足乌节路义安城内的纪伊国屋书店时的那一份惊艳。小时候,父母就会带我和姐姐逛书店,但我从未曾见识过如此大型的书店。这里很快地就成了我不时必访之地,伴我度过青葱岁月。

 

昨日旧事,回忆满室

纪伊国屋书店是由田边茂一于1927年在日本创立。其低调地在一栋位于新宿的两层楼木造建筑起家,继而在美国、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印尼、台湾、澳洲、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地设店,发展为一家跨国巨擘。它于1983年12月进驻新加坡,在亮阁购物中心迈开第一步。初期,它以服务日籍人士为主,尔后在新加坡各区展店,尝试扩展市场。然而,其最广为人知的门市仍是义安城内的旗舰店。

纪伊国屋书店的原义安城总店的其中一个入口(图片:Dennis Gilbert)

纪伊国屋书店的原义安城总店的其中一个入口(图片:Dennis Gilbert)

在1999年设立如此一家大型的旗舰店,可谓胆大之举。毕竟,全球经济尚刚从亚洲金融危机中复苏过来。该地点也让它直面位于伟乐坊的博德斯书局霸级旗舰店的竞争。同年,图书零售业业绩下滑,而乌节一带更迎来了一家公共图书馆。面对眼前种种艰巨挑战,开设这家新加坡总店似乎并非明智之举。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年年凯歌,证明了当初的决定实为胆大心细。

纪伊国屋书店新加坡旗舰店

纪伊国屋书店新加坡旗舰店

 

这里满是我的回忆,记录了我周末午后游逛其间、在满山满谷的书堆里淘宝的时光。每条走道、每个区域,乃至于每个书架,我对其格局都了若指掌。回忆里,还有与友人或生人兴奋地交流、谈论一切有关书的片段。我也记得自己每次如何带着会员卡,心情愉悦地趁促销期间光顾此地,状似深惧被他人捷足先登似地努力揽了七、八本书,并在自己有限的预算内挑出心仪的战利品。通过纪伊国屋书店,我认识了许多作家,收集了一系列图像小说,领略到了摄影书籍所给予的喜悦,并重新发现了华文书籍的种种风景。

今日,纪伊国屋书店有四家门市遍布新加坡——分别位于义安城、亮阁购物中心、白沙浮商业城,以及店龄最浅的JEM购物中心——然而,总店仍为当中最具代表性的驻点,对我而言更别具意义——它既代表纪伊国屋书店,也是温馨的空间,充满回忆的场所——足以让我们在书架与书本之间、册页与字词之中觅得连结。

 

 

悠游他方,自在如家

2016年初,我到旧金山旅游时见了一个刚到那工作的新加坡友人。我们在午饭后随处逛了逛,并到了日本城。这里仅有区区数家商店,让人颇感意外,而当中只有一家纪伊国屋书店的分行吸引了我们。不作他想,我走了进去。这家门市与其位于新加坡的驻点明显不同,然而仍给予我一种他乡遇故知之感。

位于旧金山日本城的纪伊国屋书店延续其独特装潢(图片:丁嘉伟)

位于旧金山日本城的纪伊国屋书店延续其独特装潢(图片:丁嘉伟)

这家连锁书店所显见的一致性,源于其行之有年所贯彻的经营原则。海外的每家纪伊国屋书店都提供了友善而专业的服务、宾至如归的空间、贴心周到的设计。此外,每家门市仍继续以为日籍人士提供大量日本出版物为己任。

位于旧金山日本城的纪伊国屋书店积极举办当地相关活动,且保留为数可观的日本书籍(图片:丁嘉伟)

位于旧金山日本城的纪伊国屋书店积极举办当地相关活动,且保留为数可观的日本书籍(图片:丁嘉伟)

与此同时,散落于世界各角的纪伊国屋书店亦致力于推广在地文化;而当地读者的阅读口味也影响了其选书方向。新加坡的纪伊国屋书店就长期不遗余力地支持本土文学,诸如将本土出版摆放于显眼之处,并为本地作家举办活动。最近,它甚至以刘敬贤广受好评的《陈福财的艺术》一书为主题,推出了特别版会员卡与相关商品。

纪伊国屋书店在新加坡取得如此长足进步的其中一个原因,即该归功于在2001年加入该公司、并曾任职于大众集团(香港夏利士书店与新加坡大众书局)与MPH的门市和采购主任曾华健的领导有方。此外,还有新加坡纪伊国屋书店的执行董事山田拓也,以及麾下的一支专业团队的支持。他们同心协力,让这家连锁书店得以在保有强烈的身份认同感之余攻入本地市场。加上优质的客户服务、为各年龄层与客群提供琳琅满目的选择、具竞争力的价格、一般市场难见的书种都现身于此,已让这家书店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可以这么说,透过成功调和刚性制度与文化营销力而展现的一股“刚柔并济”,让纪伊国屋书店保持了其强烈的认同感之余,也获得了世界各地不同读者的热捧。有效地兼顾了其原有身份与当地需求,让其得以成为跨国界的常胜军。

如此看来,当我自美国返来后再访其位于义安城的总店时仍有一种“回家”的温暖感觉,也就不足为奇了。

*特此鸣谢新加坡纪伊国屋书店与陈家毅建筑师事务所。

 

(翻译:孙松清)

(请留意下篇:自在如家:新加坡纪伊国屋书店〉(下)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