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此篇文章

沉寂了一段时日的新加坡华文童书市场,最近掀起了一阵令人欣喜的涟漪。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正式推出的儿童故事绘本《狮心绘意》。这本制作精美的双语故事书有着与众不同的“出身”——它是由新加坡和中国的十六位知名作家为两国的儿童而联袂创作,配合在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热闹开场的 “亚洲少儿读物节” 而由新加坡全国书籍发展理事会与中国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联合推出。

新中十六位大小孩携手说故事
来自中国的八位儿童文学作家和来自新加坡的八位作家以如此罕见的创作方式构建了一道不一样的文学风景线。中国的作家们用手中的笔写出心中的畅想天空,文笔生动,带领小读者在吟诵自然和亲情的同时探索世界;而新加坡的八位作家虽然都来自不同的领域,却都是新加坡的文化名片,例如艾禺在十多年前已经出版了少年小说,也写过儿童诗,新加坡深受欢迎的儿童故事《镜子里的秘密》与《天狼星少年游戏时间》就是艾禺的作品,她表示非常喜爱为纯真的儿童写作,这次她的作品《看到》讲述的是一个用美好的心灵才能看到美好事物的故事。新加坡最高荣誉的文化奖得主——周粲,自一九五零年代就开始写作,他的故事陪伴着许多年轻读者长大。

其他新加坡的作者虽都是初试儿童故事创作的“资深”新手,但因同样拥有敏感而细致的童心,所创作的作品也都滋养了无数小读者。知名作家尤今就藉由作品《电子阅读器》诉说了诚实的重要性,而她希望这本书“能够成为一盏明灯,把儿童引进书籍的丰富宝库”。这也代表了所有作者的心声。媒体工作者、知名作家张曦娜用一篇《药》写出了家人的温情,淡淡的苦涩混合着亲情,懵懂在小故事的结尾慢慢散开,这种用具体事例表述含蓄感情的叙事手法,相信会给孩童们带来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在最单纯的年代阅读童画
融合了这么多特别因素的《狮心绘意》展现了文化的多元性、多层次以及多风格。这本书的主编,同时也是作者之一的陈志锐博士,提到了这个原创作品的珍贵之处:“我深刻地期盼这本书让两国的儿童有一点共同的阅读记忆——在最单纯的年代阅读到触动内心深处的同一篇儿童文学作品,被同样一幅精彩的童画所震撼,在同一个诙谐情节转折处发笑,在同一个悲剧结尾处落泪……。”陈博士的《谈琴》融合了身为一个家长的经历,题目更有谐音有暗示,内容写的是一个小孩痛恨每日枯燥反复的练琴,以为是剥夺了他的自由与娱乐,最后他却发现原来弹琴带给他的是更大的技能、梦想与自由。

陈博士是新加坡华文教研中心的副院长,多年来致力于教育的研究和推广工作,博采众长,为新加坡的学童引入新颖的华文教学内容。这次他代表新中两国担任《狮心绘意》的主编,让他同时看到了中国儿童作家奇诡深远又丰富的想象力和眼界,以及新加坡作家深植于生活、细微精巧的独特写作魅力。

在丰富多彩的儿童文学世界里,大作家为小读者写故事的例子比比皆是, 台湾有林良、中国有任溶溶。在二十世纪上半期,新加坡就有号称“五大书局”的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上海书局、南洋书局以及世界书局为儿童写课本、编故事、出版儿童期刊,当中不乏诸如叶圣陶等默默奉献却鼎鼎大名的大学者。

挺身为“华文沙漠”撒下种子
新加坡学童的第一学习语言是英文,华族家庭也因此多以英文为家庭用语,母语因而成了第二语言。华文在新加坡的地位已经远远不可与半个世纪前的辉煌同日而语,华文书店也几乎成了历史。这些新加坡的华文作家在如此的语言大环境下勤耕不怠,堪称奇葩。他们对于目前华语的困境有着切身体会,所以当华文教育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个个都是责无旁贷地挺身而出。
在这个被电子阅读产品所环绕的今日,纸本图书面临着巨大的困境,然而儿童图书依然一枝独秀,可见家长还是希望孩子感受实体书本的魅力,这不啻就是书业的希望。

新加坡的学童常常抱怨华文难学,其实是尤今所说的“无法领略到方块字的美丽”。因此,以尤今为代表的本土华文作家,就呼吁家长们不要用枯燥的语文练习来填满孩童学习华文的空间、教育机构不要用考试压力来抹杀孩童学习华文的兴趣。
阅读更多的故事,讲述更多的故事,开启故事的魔法世界,引导孩子主动走进兴趣之门,一切就会变得不同。这需要社会、家长、家庭、教育工作者和文学语言工作者的共同努力。